公司机关孙鹏散文:诗文成就伟丈夫——读夏冠洲长篇小说《岑参》有感
发布时间:2023-10-17 11:01:4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中国古代的诗人很多,历朝历代,灿若繁星,但能被称为边塞诗人的却很少。究其原因,我想道理很简单,卫国戍边毕竟是武将的事,文人参与相对少,诗文自然不多。

岑参,唐朝文人,出身名门,边塞诗人的杰出代表。我们现在一提起他的名字,自然会想到那首耳熟能详的诗句:“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还有一句:“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惨淡万里凝。”有人说岑参的诗俊、逸、奇、悲、壮五体兼备,他应该是中国古代边塞诗人最有代表性的人物。我们不难判断,单凭以上几句诗,如果没有在塞外长期生活的切身经历,没有横溢的才华,很难写出这样意境雄伟、文采瑰丽、想象力极其丰富的诗篇。

近日读夏冠洲所著长篇小说《岑参》后,对诗人岑参诗歌以外的仕途经历有了深入了解。我们知道,中国古代文人历来以“学而优则仕”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。岑参出生的年代基本还在唐朝盛期,岑氏家族对他的政治期望值自然也高。说他出身名门,是因为其曾祖父岑文本就是唐初名相,后来家族先后又有两人官至宰相,诗仙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《将进酒》诗里那句“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”,其中“岑夫子”就和岑参是堂兄弟关系。庆幸的是,岑参没有辜负家族众望,二十多岁便金榜题名,考中一甲进士及第。不幸的是,他虽然科举成功,仕途却并非一帆风顺,反而成为一个文人悲剧人生的开始。

纵观中国历史,用“仕途险恶”来形容古代封建官场一点不为过。有官场得意者,就一定有官场失意者,可谓得失之间,道尽中国古代文人之复杂命运。官居高位者,未必能在浩瀚的历史中留下一点印记;官运不济者,也许能通过其文艺作品实现华丽转身,其名流芳百世。岑参就属于后者。

从小说中看,岑参不仅才华出众,而且熟读兵书,敏于实践,在边塞军中任职期间协助主帅运筹帷幄,屡立战功。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,却由于心高气傲、口无遮拦、胸无城府、锋芒毕露这些性格、行事风格上的原因,被官场排斥、屈沉下僚。尽管后来在李光弼、杜甫、严武、颜真卿等人的举荐下,回到京城任职,仕途有了转机,但因屡次直谏得罪了不少官员,惹得皇帝不待见,被朝廷罢官流放,最终晚年凄凉,病死他乡。

通读整部小说,我觉得作者夏冠洲创作的成功之处,就是通过历史的眼光,把岑参一生坎坷的经历和他的诗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诗中有喜、诗中有怒、诗中有哀、诗中有乐、诗中有情、诗中有盼,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浓厚的爱国主义、英雄主义、浪漫主义和文人情怀,作者写得行如流水、酣畅淋漓、妙笔生花,读者读得大呼过瘾,感慨享用了好一道文化饕餮大餐。

当诗人在长安终南山高冠谷闲居时,他情趣高洁、爱山乐水,其诗云:“雷声傍太白,雨在八九峰。东望白阁云,半入紫阁松”;

当诗人刚刚入仕身居低位时,他心情紧迫、报国心切,其诗云:“丈夫三十未富贵,安能终日守笔砚”;

当诗人投笔从戎在西域任职时,他壮怀激烈、踌躇满志,其诗云:“功名祗向马上取,真是英雄一丈夫”;

当诗人遇到知心好友时,他把酒言欢、豪情满怀,其诗云:“一生大笑能几回,斗酒相逢须醉倒”;

当诗人驻守边疆时,他感受塞外风光的奇特壮美,其诗云:“天山雪云常不开,千峰万岭雪崔嵬”“轮台九月风夜吼,一川碎石大如斗,随风满地石乱走”;

当诗人参加边塞征战时,他目睹将士行军打仗的紧张激烈场景,其诗云:“将军金甲夜不脱,半夜军行戈相拨,风头如刀面如割。马毛带血汗气蒸,五花连钱旋作冰,幕中草檄砚水凝”;

当诗人心爱之人含冤离世时,他心如刀割、悲愤至极,其诗云:“移根在庭,媚我公堂。耻与众草之为伍,何亭亭而独芳。何不为人之所赏兮,深山穷谷委严霜”;

当诗人仕途接连受挫、沦落他乡时,他感慨壮志难酬、老境已至,其诗云:“未能匡吾君,虚作一丈夫。抚剑伤世路,哀歌泣良图。功业今已迟,览镜悲白须”……

中国古代文化史上有一个现象,就是往往官场失意的文人,在闲散、怅然、无奈甚至潦倒、屈辱、孤愤之时激发生命潜能,迸发高光时刻,创作出很多伟大的传世文学作品,比如屈原、司马迁、陶渊明、李白、蒲松龄、曹雪芹……他们的名字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,镶嵌在中华文明的桂冠上,熠熠生辉,永不磨灭。

“人生不得长少年,莫惜床头沽酒钱。”这是岑参晚年在蜀地写的最后一首诗,寥寥数语,既有苍凉无奈的悲壮,亦有义无反顾的豪情。泱泱华夏几千载,从来不缺名将良相,但如果没有岑参这样杰出的一代边塞诗人,似乎真的缺了点什么。好在上天没有辜负岑参的才华,让他的诗歌和他的名字流芳百世,成为每个中华热血儿女追寻塞外大漠旌旗猎猎马踏飞雪、抒发胸怀天下丹心报国壮志豪情的历史记忆。

谁言功成须戎马,诗文成就伟丈夫!
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kok平台网址(中国)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